抑郁症不是心理感冒,20%美国人有精神障碍,中国呢?

(在2018年有机会参加了纽约举办的“心理健康急救培训”,虽然只有8个小时,但收获挺大,忍不住分享出来,也希望国内外人士更加关注精神健康问题和精神障碍当事人的处境。)


收获一个纯英文的美国培训结业证书,其实这个证书没什么含金量,仅仅表示参加过这样的培训而已,估计在里面梦游8个小时也可以拿到的。因为培训结束后既没有测试也没有评估,和我一起互动联系的那个partner其实连3分钟的不评判的倾听还没做到,更不说去专业的干预精神性疾病的人了。当然,那些没有心理知识基础的人参加完培训后,对焦虑症、抑郁症、物质依赖症、精神分裂症等方面的知识会多少增加些了解的,有利于在他人遭遇心理健康危机时候用较为合适的语言和技能给予协助。


对我来说,其实收获最大的不是各种精神疾病或精神问题的识别方法和干预措施,而是一些数据和观点让我触动,让我得知精神问题在美国远比我想象的严重,而反思国内情况,国内相关统计数据很少,且官方数据水分比雾霾还大,让我再次觉得2010年联合早报的那篇《中国缘何成了精神病大国?》绝不是耸人听闻。


每5人中就有1个精神病人?

在培训中了解到美国精神病障碍占总人口18%以上,也就是差不多每5个人中有一个人(曾)患精神障碍。另外,在美国,重度抑郁症大概占总人口的7%,躁狂抑郁症占3%,焦虑症占18%,精神分裂症大概占0.5%,那为什么精神障碍总数仍然是18%左右呢,因为很多人同时集抑郁症、焦虑症等于一身的。


在美国,精神性疾病和躯体性疾病一样无差别的可以得到医保报销,整体的社会环境来说,大部分人觉得自己有心理问题而去找咨询师、精神科医生不算是见羞耻的事情。但阻碍当事人就医的最大因素仍然是和精神性疾病联系起来的羞耻感及不愿求助于人的文化因素,当然,主讲人还专门提及华裔社区尤为突出。另外,人们对精神疾患人的误解和歧视仍然存在,比如认为精神分裂的人是危险分子,认为精神病人比癌症病人更容易危害公共安全等。这样的情况下,就有不少人羞于承认自己精神有问题,所以实际患者比例高于18%。


我由此想到国内,2010年5月30日的《瞭望》新闻周刊报道“研究显示中国精神病患超1亿,重症人数逾1600万”,在把“精神病”当作骂人用语的社会环境下估计实际患者远远高于这些,我想会不会占30%呢?但,在精神病人被边缘化的社会里,会有多少人能够得到专业帮助呢?特别是村镇。


一个小时300-1000元的咨询费对不少人来说很难在传统观念上接受,对更多工薪阶层来说也很难在经济能力上接受。另外,据2016年的统计数据,在中国精神病患者享受免费门诊治疗的只有4.5万人、享受免费住院治疗的仅7000人。即使在北京,近90%的精神疾病患者未住院治疗,一是费用太高、二是医院没有足够的床位。《柳叶刀》周刊的一项研究指出,中国平均每8.3万人才有一名精神疾病医生——这个比例大约是美国的1/20。这就导致了大量的精神病患者潜伏于家庭中,成为家庭沉重的负担,以至于出现链子拴着、笼子里关着的精神病人,而这些画面又加重了精神病的被污名化。在医院、医生紧缺的情况下,还有一些精神病医院直接沦为地方维稳或家庭矛盾处理的工具--关押“被精神病”人,导致精神病医院的声名狼藉,也让不少人望而却步。


抑郁症其实就是心理感冒?

在培训中有个小游戏,需要十几个参与,每个人抽一张带有身心障碍(疾病)名字的牌子,如“牙龈炎”、“慢性严重肺炎”、“非侵入性乳腺癌”、“失智”、”失明”、“轻度抑郁症”、“四肢瘫痪”、“精神分裂”等,然后让各自根据该疾病对工作、自我照顾能力、社交活动的综合影响程度轻重来站队排序。台上的排好队后,老师又让下面的学员看有无需要调整的,当大家都觉得没有可以调整的后,老师公布了现有最新的针对全球的大数据研究成果中的排名结果。


在排名中,中度抑郁和非侵入型乳腺癌和重度慢性肺炎影响差不多,重度抑郁和四肢瘫痪、严重药物依赖的影响差不多,而精神分裂(Schizophrenia)和失智(Dementia)两类对人类工作、自我照顾能力和社交能力影响最大。这样的结果有些出乎我的意外,我当时是举着精神分裂的牌子,我觉得我可以自己吃饭、休息,甚至可以工作,在第三、四位差不多,而四肢瘫痪应该排在首位。我后来想可能与我在国内对四肢瘫痪人的认知基本都是在家需要有人伺候吃喝拉撒,在外也没机会参加教育、工作和社交活动。完全忽略了国外还有类似霍金那样不仅可以钻研科技还经常去喝花酒看脱衣舞的人。毕竟这个排名是按综合不同国家的排名。


记得之前国内一些心理专家把抑郁症比作心灵感冒,好像形象的抓住了抑郁症的本质并让大家相信可以痊愈,不知道这样的比喻有无科学依据,比如因为哪些因素而类似,还只是顺口说出耍个聪明讨个乖去善意欺骗当事人以让当事人宽心……也许这样的类比有利于在污名化严重的中国降低个案自己的羞耻感和社会对抑郁症的歧视,但实实在在的误导了公众及当事人对抑郁症的认识...其实,若说抑郁好像心理感冒还说的过去,而抑郁症则天壤之别。



毕竟很多感冒可以在三周内自愈,一周靠药物痊愈,而抑郁症的确诊都需要数月甚至数年(一些抑郁症类型需要根据两年内的指标作为诊疗依据)。不过有一点,在美国,的确是把抑郁症像感冒一样归为全民医保范围,而在中国,即使医保覆盖最全的北京也只是把个别抑郁治疗药物归为乙类报销药物,大部分药物及心理咨询服务仍排斥在医保之外。这样一比较,中国的抑郁症患者其实面临着更恶劣的治疗和恢复环境。


延后10年治疗?

最后一个出乎我意外的数据是,在美国,精神病患者平均延后治疗(或心理咨询)10年以上,原因一方面由于当事人或家人不了解不重视,一方面由于社会歧视下的耻感,还有一部分是没有医保的家庭或无家可归者。


精神性疾病和躯体性疾病类似,早发现早治疗有利于康复,而大部分人是经历:躯体性检查正常、怀疑心理疾病但不承认(或承认后不愿找专业人员,希望自我恢复)、痛苦、好转、恶化、反复、等过程后才求助精神科医生或心理治疗师。我在想,国内精神治疗和心理咨询严重落后及歧视又特别严重的社会环境下,会平均延后多少年治疗呢?不敢想象,因为我知道很多村镇的抑郁症、焦虑症甚至精神分裂症可能终身没有机会得到系统治疗,内心一阵苍凉。


10年的滞后治疗往往让当事人集合了多种精神疾病症状,给后期的治疗康复增大的难度,所以纽约市卫生局希望通过培训让更多人识别精神病症状及进行早期干预。当然,在我看来,这样的培训可能达到早期症状识别已经相当不错了,毕竟参加者大部分是没有心理背景的普通市民。


培训者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社会学家做过研究,当一个社会中有3%的人观念改变,这个社会就会随之改变”,这句话在我之前参加社会倡导活动中听过的,今天再次听到有种他乡故知的感觉。纽约市现有850万人口,所以纽约计划免费对25万人心理健康急救方面知识,这样就会实现人人了解精神疾病,人人可以识别并干预精神疾病。“而在其它州,这样的培训是每次收费170美元的,只有纽约州免费的。”主办方说。


(编后:由于培训期间禁止拍照录像录音,所有内容仅凭记忆,可能与实际主讲有出入,感兴趣者可浏览http://www.mentalhealthfirstaid.org了解更多、更确切信息。)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笔记:从精分角度解读国家暴力创伤特点及心理机制

枪杀心理师:心理创伤不仅是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