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复旦女硕士的被维稳日记

我叫谭华,今年38岁,原来身体健康,事业蒸蒸日上。2014年11月19日,因被邻居宠物咬伤接种试点狂犬疫苗后发生严重疾病:脑病,突发性耳聋,全身性皮疹,癫痫。落下终身残疾,听力损失,二级残疾。至今没有得到卫健委承认与疫苗有关,4年来也没有得到一分治疗费。(附录1.病历及发病图片)


至今四年没有任何部门承担责任,只有无穷无尽的打压。

因为维权,我被政府雇佣的黑保安大厅观众之下打断两根手指,凶手至今逍遥法外没有得到惩罚。(附录2)


因为维权,我和我72岁老母亲被关在黑监狱非法拘禁累计两百多天。(附录3)

因为维权,我家房门被政府撬开换了门锁。

宪法赋予人民的言论自由,人身自由,人格尊严,通讯隐私,住宅不受侵犯的权力,在维稳前显得如此荒唐。

2018年3月18日我母亲悲痛欲绝的情况下在北京天安门附近手举我病历和诉求被风吹落的情况下,被北京东交民巷派出所收审,并出具了“行政不予出发决定书”,然随后被上海警方带回后一事二罚,继续以寻衅滋事罪拘留30天。我母亲身患高血压,腔梗,甲亢多重高危疾病在看守所晕倒多次,仍不送医,直至刑拘期满,满头白发步履蹒跚的出狱。(附录4)

这种司法迫害之后,并没有停止非法手段维稳迫害。2018年7月,我家四周被安装了两台摄像头,白天8个黑保安,晚上8个黑保安轮流看守。出门贴身尾随,买菜都要看一下买了几根菜,用微信拍照后上传给领导,汇报我们的每时每刻动向。其主要目的是为了不让再上北京。(附录5)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我遭受的维稳迫害,特记录近几天的经历:

2018年7月27日
由于不堪忍受这种非法行为,我从三楼跳窗逃跑,辗转到了北京。由于四年治疗花光所有积蓄还持有外债,为了节省生活费,我睡马路,一天吃一顿饭。
(附录6)

2018年7月29日
我路过新华门拍照,就被警察送进派出所,随后送去久敬庄,鼎鼎大名的中国最大的黑监狱。我被送入上海厅,聆听各种上海信访局驻京办的各种告诫,尤其突出不能去天安门,中南海,美国领事馆。

晚上我们被送去全国最差的黑监狱-上海驻京办黑监狱。没有空调,每个窗都有4个大锁锁住,访民房间里除了电扇都没有电,更谈不上空调。没有洗澡,男女同一厕所。驻京办黑监狱工作人员有自己独立的空调房和卧室。38度的高温天,访民陆陆续续进来,默默忍受酸臭和热腾腾混合一起的味道,晚上我收到两个馒头和榨菜,这就是晚饭了。我的癫痫药已经用完,并且我向他们提出要陪我去医院购买药物遭到拒绝。(附录7)

2018年7月30日
早上起来一碗小米粥,一袋榨菜。我们被押送去了火车站。一天没有服药,我在车上癫痫发作了。驻京办押送人员一看出事了,赶紧送去医院。在医院他们拒绝了医生提出的各种检查项目。仅仅给我注射了抗癫痫药物。两小时后我醒来周围又加强了3个人。5男1女,其中杨浦区信访办4人,2个政府雇佣的黑保安。这期间他们要求我只能睡和坐,不得走动。女保安负责上厕所看着,不许关门。(附录8)

晚上我又被送去上海驻京办黑监狱,继续蒸桑拿,与昨天不同的是晚上换班成杨浦区延吉街道的工作人员和延吉街道雇佣的黑保安。不知道为什么我与其他被关押的人不同,我被6个人贴身跟随。维稳任务大于一切,他们不得睡觉的看守在牢房外。(附录9)

2018年7月31日
我被押送回上海。由于我的出逃,让他们紧张,也越发得寸进尺。他们从我家楼下搬进了楼道,楼梯,甚至我家大门口,和窗台下严防死守。出门更是紧紧跟随。(附录10)

2018年8月1日
我忍无可忍这种维稳手段,我在乘坐地铁期间,与黑保安开展逃生战,大体力奔跑甩掉尾随的4人。直奔北京继续维权。晚上12点到达北京,由于身份证被当局拉黑,我住不了任何宾馆,事实上我也住不起。天气热的浑身湿透了,我找到一家距离最近的便利店,考虑24小时有服务员,我在门口直接铺睡袋在地上睡觉,白天大体力与维稳人员的逃生战,不用任何洗漱浑身酸臭都可以入睡。

2018年8月2日
我和十几位疫苗受害家长偶合北京人民医院,为了宣传疫苗受害真像遭到当局有准备的阻挠。几十人警察加保安先包围住我们,用身体挡住横幅内容,不让围观拍摄不让流入网上。我高举“疫苗致残,维稳迫害,司法迫害,还我公道”硬纸板,没有超过5分钟,北京便衣冲我而来,抢下硬纸板,撕得粉碎。我问你是谁,你有什么权力撕我的东西?对方丢下一句,看不惯。
随后警察为了抢夺横幅,开始暴力执法,直接导致两位家长,家长长达半小时瘫坐地上,警察丝毫不为所动,警察作为直接推搡导致人员受伤付全部责任,但始终视而不见。最后疫苗受害家长找来轮子送去急诊,诊断为软组织挫伤。在场所有警察没有支付一分治疗费。

在我们即将离去时,国保大队来了,警告我们不得再次出现任何维权行为。否则我们到哪,就是他们到哪。国保队长承诺我们递交诉求后由国家卫健委下发到当地。我们对这种承诺信心不足,地方卫健委视这种信访文件为空气。

晚上,北京便衣多人尾随我们,直到被我们发现反包围他们5人,想要问清他们身份,用意。对方支支吾吾说一句“我们也是工作”,随后便快速离开。

2018年8月3日
我们一位家长被当地维稳人员找到,并且控制住强行带入宾馆监视起来。随后失联,她在微信上告诉我们人身安全,随即被带回当地。

2018年8月4日
我在公共厕所洗了快发臭的头,用毛巾简单擦身,换掉一身臭衣服。做马路边开始网上发帖。

2018年8月5日
天气还是很热,疫苗受害家长请我去他家吃饭,他儿子四肢残疾,那天忽然病重两夫妻立即送医急诊,最后确认为川崎病住入ICU.疫苗受害儿童的身体变得更脆弱,家庭已经无法再经受任何打击,这种伤痛也只有疫苗受害家长才能理解。

最后,我因疫苗致残维权不会停止,抗争还会继续。希望外界媒体联系我。关注我。我微信和手机号18801779897。我母亲华秀珍微信和手机号15102135346。(我母亲现在被非法控制在家,欢迎国内外媒体可以上我家实地采访,获取更多资料,我家住址:上海杨浦区控江五村81号304室)

如果有国内外好心人看到我的遭遇,希望可以给予帮助,我现在急缺生活费和药物费用。我用性命保证以上所说均为事实,愿意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枪杀心理师:心理创伤不仅是伤

笔记:从精分角度解读国家暴力创伤特点及心理机制

抑郁症不是心理感冒,20%美国人有精神障碍,中国呢?